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我x阿尔托」过年(…

     屁股下那块巴掌大的沙发布都还没来得及捂热,远远近近的一大伙亲戚家就全涌进门里来了。亲属关系计算机于掌心哔哔叭叭的点,嘴里头准确无误招呼那群死命要你回想起曾经被举高高的不知何年何月经历的亲朋好友倒隐约有了分运筹帷幄气势。

    这也只不过是第一关。今天的超难关还尚未…“啥时候带个女朋友回来呀?”

    说啥来啥。

    登时大厅里视线齐刷刷的聚集了来,什么坐如针毡类的形容词现在用起来可生动形象得很,如往年般硬吃一套突然是后知后觉回想起了自己已今昔非比。例如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这件事儿。

    不慌不忙把计算机页面切换到相册,眼角余光一扫便惊觉身边人眼睛都在整齐划一的发出诡异的光。一路下滑越过众多分类径直打开Screenshots文件夹,指尖熟练戳戳点点调开自个儿小心尖的卡面属性。满破立绘,满绊满级,lv10直感掉起星来都是爱我的形状。

    不自觉舔屏半晌尔后忽的发现身旁没了点声响,疑惑抬眼随便对上个大姨眼神却见着里头鄙夷色彩。勉强按捺住豹怒思索起究竟为何,不消一会得出了合理结论。——大抵是嫌我配不上这不列颠赤龙。如此想道便心安得很了,回想当年自己也是横须贺一主,连那毒舌驱逐舰*都要尊我一声提督,也能算门当户对了。只是舰c早成了过气页游,这班人想必是不了解的罢。

    室内尴尬的气氛却也不会因自己的内心戏份给散去丝毫,而门铃在此刻响的恰恰当当。外卖小哥探头探脑可算是打破僵局,塑料袋一放报单报得洪亮。

    “您点的四素一荤,四斋蒸鹅心,加一打饭。”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房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毒舌驱逐舰 : 曙大小姐。(…

「冷鬼·短篇」驯兽1.5

    无法否认。——这眼前的荒唐光景,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链锁歪在床头引起连串哐当噪音,钥匙仔仔细细拧上最后一圈锁眼发出的轻微啪嗒声也被此尽数掩盖。自我嫌弃稍许便是自床头起身,刚是站立没几秒便能觉察到从脚底涌上的阵阵脱力。

    以及夹杂在脑中,莫名骚动的隐秘复仇快感。

    此刻再去追究为何会演变成这种局面明显已是太晚,一味反省也未免善良过头。暗自翻个白眼唾弃自己敢做不敢当的逃避心理,随手放置下眼镜框揉捏起额旁穴位企图获取几分清醒,阖眼仔细思量起接着应做——亦或者说是想做之事。

    反正权当是场报复的话,也并没有任何过不去良心的地方。阿龙连同奔驰哥的面容忽然于脑海中漂浮不定起来,因此难得是滞了心跳,展眉稍作思索尔后变更方才标准。

    就算玩死,也能算作对这该死家伙的礼尚往来,不必带上多少愧疚吧。

    大跨步往厨房走去,随便把冰箱里隔夜打包饭菜胡乱摆放盘中就算了事,任凭夏日里过热大气接触上冷冻食物散发出怪异气味。为这点过份幼稚的羞辱事儿竟是意外的获取到愉悦心情,反身向房间行去。

    连与那淡漠视线的碰撞都开始觉得是恰到好处了。

「冷鬼·短篇」驯兽1

    伴随他眼前光亮一同来临的,是几近蔓延鬼眼全身的麻木感。

    哈欠都还没打个彻底,就已是被从头到脚的不适给抵消成痛苦低吟,不悦拧眉闭嘴咽下喉间剩余苦闷。眯起一眼警惕扫视四周却实在是对这场景提不起丝毫印象,直至望见了桌面上那副熟悉到该死的眼镜后可算是来了个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还真——长本事了啊。冷哼了声对那毛头小子的这点伎俩不屑一顾,勉力于床上支起上肢预备来场反击。然而连这点动作都尚未完成一半,猝不及防遭受脖颈上钝痛压迫不得不再躺回床铺上成条死狗。惊异垂眼把视线对上生疼喉管处,只见明晃晃金属链子连接上皮革项圈着实刺得眼疼。

    这他妈的是……,麻药,加非法囚禁。反派负责的事倒给个正道小子做尽了。

    难能可贵是爆了脏字,甚至还意犹未尽的想狠狠砸吧嘴发泄掉自己许久未有过的满腹郁闷。奈何多余力气顶了天能允许鬼眼他抬个眼皮,还没来得及实践心中所想便是再沉沉昏去。

    意料之中的噩梦开端。

学校的俩大爷ฅ

试着画酷一点的Mari!
……好像失败了。…。

想了很久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到底是如何构思的后续。……干脆写短小好了。
介意吃点夜宵吗,清汤寡水稀不啦几的那种?

————————————————

    晒冷终究还是选择了屈服于饥饿。

    从外传来的食物香气把几小时前吃掉的晚餐忘的一干二净,平躺在床上把眼皮子闭闭睁睁好几个来回也是做不到什么倒头无视,忍无可忍的把被子一掌挥开挣扎着起身下床。

    一推开房门更是被空气中满当当的香味灌了满鼻腔,暗叹口气抬脚默不作声的往着源头径直走去。不出所料果然是那小子在厨房里搞事,得亏了抽油烟机的轰鸣加上脚步的刻意放缓,直到倚上厨房门为止都没有让人觉察到有些什么异常。

    老实说,还是第一次看到鬼眼下厨。难得大好时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观察机会,双手环胸视线跟着他手上动作来回移动。翻炒菜肴的动作比自己所想象的程度要好了太多,甚至已经到了可以称作为熟练的地步,一阵行云流水看起来倒也赏心悦目。

     ——喔,还颇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嘛。

    被自己脑海里突如其来的奇怪想法惊的一愣,连忙摇摇头试图把这傻不拉几的念头彻底甩掉。视线飘忽着思量不好究竟该放在哪里,半晌后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停顿在他脸上,仔细思考一下这举动的释义到最后竟得出了自己在欣赏他那副好皮相的结论。

    不行不行……。拧着眉头在心里暗暗把自个儿教训了一顿,无奈只好把目光再次转移回那边手上。盯着已经开始收尾工作的手掌估摸着也快到了完成烹饪的时间,索性往前几步把手臂重重揽上肩膀一拍。

    “夜宵,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

死亡骑士,就是那个死掉的骑士。??

“爹,我也想成为兔子那样的人”“哦”

意义不明的声优梗加意义不明的兔子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