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冷鬼·短篇」驯兽1

    伴随他眼前光亮一同来临的,是几近蔓延鬼眼全身的麻木感。

    哈欠都还没打个彻底,就已是被从头到脚的不适给抵消成痛苦低吟,不悦拧眉闭嘴咽下喉间剩余苦闷。眯起一眼警惕扫视四周却实在是对这场景提不起丝毫印象,直至望见了桌面上那副熟悉到该死的眼镜后可算是来了个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还真——长本事了啊。冷哼了声对那毛头小子的这点伎俩不屑一顾,勉力于床上支起上肢预备来场反击。然而连这点动作都尚未完成一半,猝不及防遭受脖颈上钝痛压迫不得不再躺回床铺上成条死狗。惊异垂眼把视线对上生疼喉管处,只见明晃晃金属链子连接上皮革项圈着实刺得眼疼。

    这他妈的是……,麻药,加非法囚禁。反派负责的事倒给个正道小子做尽了。

    难能可贵是爆了脏字,甚至还意犹未尽的想狠狠砸吧嘴发泄掉自己许久未有过的满腹郁闷。奈何多余力气顶了天能允许鬼眼他抬个眼皮,还没来得及实践心中所想便是再沉沉昏去。

    意料之中的噩梦开端。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