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冷鬼·短篇」驯兽1.5

    无法否认。——这眼前的荒唐光景,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链锁歪在床头引起连串哐当噪音,钥匙仔仔细细拧上最后一圈锁眼发出的轻微啪嗒声也被此尽数掩盖。自我嫌弃稍许便是自床头起身,刚是站立没几秒便能觉察到从脚底涌上的阵阵脱力。

    以及夹杂在脑中,莫名骚动的隐秘复仇快感。

    此刻再去追究为何会演变成这种局面明显已是太晚,一味反省也未免善良过头。暗自翻个白眼唾弃自己敢做不敢当的逃避心理,随手放置下眼镜框揉捏起额旁穴位企图获取几分清醒,阖眼仔细思量起接着应做——亦或者说是想做之事。

    反正权当是场报复的话,也并没有任何过不去良心的地方。阿龙连同奔驰哥的面容忽然于脑海中漂浮不定起来,因此难得是滞了心跳,展眉稍作思索尔后变更方才标准。

    就算玩死,也能算作对这该死家伙的礼尚往来,不必带上多少愧疚吧。

    大跨步往厨房走去,随便把冰箱里隔夜打包饭菜胡乱摆放盘中就算了事,任凭夏日里过热大气接触上冷冻食物散发出怪异气味。为这点过份幼稚的羞辱事儿竟是意外的获取到愉悦心情,反身向房间行去。

    连与那淡漠视线的碰撞都开始觉得是恰到好处了。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