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我x阿尔托」过年(…

     屁股下那块巴掌大的沙发布都还没来得及捂热,远远近近的一大伙亲戚家就全涌进门里来了。亲属关系计算机于掌心哔哔叭叭的点,嘴里头准确无误招呼那群死命要你回想起曾经被举高高的不知何年何月经历的亲朋好友倒隐约有了分运筹帷幄气势。

    这也只不过是第一关。今天的超难关还尚未…“啥时候带个女朋友回来呀?”

    说啥来啥。

    登时大厅里视线齐刷刷的聚集了来,什么坐如针毡类的形容词现在用起来可生动形象得很,如往年般硬吃一套突然是后知后觉回想起了自己已今昔非比。例如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这件事儿。

    不慌不忙把计算机页面切换到相册,眼角余光一扫便惊觉身边人眼睛都在整齐划一的发出诡异的光。一路下滑越过众多分类径直打开Screenshots文件夹,指尖熟练戳戳点点调开自个儿小心尖的卡面属性。满破立绘,满绊满级,lv10直感掉起星来都是爱我的形状。

    不自觉舔屏半晌尔后忽的发现身旁没了点声响,疑惑抬眼随便对上个大姨眼神却见着里头鄙夷色彩。勉强按捺住豹怒思索起究竟为何,不消一会得出了合理结论。——大抵是嫌我配不上这不列颠赤龙。如此想道便心安得很了,回想当年自己也是横须贺一主,连那毒舌驱逐舰*都要尊我一声提督,也能算门当户对了。只是舰c早成了过气页游,这班人想必是不了解的罢。

    室内尴尬的气氛却也不会因自己的内心戏份给散去丝毫,而门铃在此刻响的恰恰当当。外卖小哥探头探脑可算是打破僵局,塑料袋一放报单报得洪亮。

    “您点的四素一荤,四斋蒸鹅心,加一打饭。”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房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毒舌驱逐舰 : 曙大小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