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非鬼畜眼镜」一口气看完!啊其实是因为单篇太短 未完结瞩目***

晒冷最近很苦恼。

“晒冷啊,今天也是一个人?”隔壁的路人奶奶亲切的打了个招呼。勉强的笑了笑,快步走出这条路,叹了口气。因为自己的主角气场加主角外挂,太——强——大——了,也就只有这种不怕死的路人敢来搭讪。独自一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忧郁的看着月亮。一颗流星深藏功与名地划过天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什么都没发现的晒冷一动不动的躺着,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黑影。

“哟,勇敢的少......青年,看你这副表情是有什么不顺的事吗?”一抬头,就见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吓得晒冷一拳过去,那人就啪的一声滚到了远处。拍了拍手上的灰,正想躺下接着感慨自己的悲伤,就见到那个奇怪的人一点事都没有的再次站在面前。

“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你的主角光环太厉害了,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当你的伙伴敌人?”被对方轻易的看穿,吓得晒冷都不说话了。一副眼镜忽然闯进了视线,惊讶的看向那人,他却站在那微微一笑。“这个眼镜可以压制你的主角光环,让你看上去正常一点。”

“明明是新面孔,你怎么知道我因为这个烦恼?”警惕的看着那张保持微笑的脸,却被对面一句话噎住:“因为我是作者”

早该想到的......郁闷的拿着眼镜,回想着那人的笑,和他脸上两个巨大的字“作者”。

被闹钟十分火大的吵起来。一脸睡眠不足的晒冷拿起了床头的行程表。

今天的安排是去街上打架立威严。摇了摇头,这种热血战斗文的剧情是哪个无脑想出来的啊。想虽想,事还是要干的。披上自己的白色战斗服......白色衬衫,今天的任务准备开始。正要走出家门,眼角忽然撇到那副眼镜。站在门口拧着眉毛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拿起眼镜才走出了家门。

来到街上,果不其然连那群小混混都是一脸的嫌弃,一副打完这场架我就回老家结婚的flag样。随手打飞几个,抬脚就要走,却见到在刚刚小混混的后面,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新来的路人啊......推了推眼镜,晒冷如此想着,一拳招呼上去。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可以马上收工回家,男人竟然!挡下了!他的攻击!被这个认知吓得差点就投诉作者的晒冷几秒后忽然反应过来,用手扶住眼镜。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压制主角光环?!惊喜到不能自己的他整个人都快欢呼了,好久没有认真打过架,再这样废下去就老了!平了平气息,带着一声嚎叫再次冲上前去扭打起来。

就这样打了一早,太阳也是变得火辣辣的。正沉浸在有平等对手的喜悦中的晒冷看到远处闪来的作者喊了一声cut,砸了砸嘴,不爽地停下了攻势。甩了一把汗,拍了拍眼前一脸疑惑的人的肩膀,“走,去喝一杯!”

果然喝酒是增进感情的最好方式啊。一脸舒爽的晒冷嘭的一声放下酒杯,因为酒精关系连对方那个看不顺眼的发型也觉得帅多了。

支着有点晕眩感的头部,就那样眯着眼审视面前的人。面前的人一脸正经的坐在那里默默喝酒,一言不发的让人觉得他是个哑巴。和闷棍喝酒自然不会有人开心,晒冷就这样借着酒劲趴在桌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

虽然还是不怎么搭理人,但有了酒精助力之后某人终于是学会了开口。就这样上句不接下句的,把他的资料问的七七八八。晒冷挺坐在那有点慌,没想到面前这个叫鬼眼的青年功夫是非常了得的,作者给他的人物定位也是大boss的得力手下这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越想越有点后怕,要不是自己是主角......不由自主的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晒冷刚想说点什么,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带着那副传说中的眼镜,瞬间爽快了起来。我带着眼镜都只是和你打平手,那等我摘了眼镜你自然也不在话下的啦。

某个面色如常但心怀不轨的男子就那样保持着越来越舒爽的心情,猛地灌下最后小半瓶啤,在鬼眼有点鄙夷的目光下起身亲热地揽住他的肩膀。“走,回去了回去了。”推了两下却发现面前的人并不起身,想着该不会是这家伙还和家里闹别扭不回家啥啥的。用一脸看小孩的神情看过去,鬼眼尴尬的扭头“......作者说这几条路没空房了,叫我和你住。”

晒冷差点就喷出声。

虽然平时的打斗多半是带着有剧本的关系,但是谁见过主角和反派大佬住一起的?就算不管这个,更重要的是,家里还有......

心一横,抓起鬼眼的手臂就往外走。“那就来住呗,怕啥”

一段不长不短的路后,两人来到了晒冷家楼下。停下脚步,鬼眼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晒冷嗖地一声飙上楼并大喊“我叫你你再上来”。

把要喊饿的话强行咽下去的某人一脸无奈。

虽说设定里晒冷是与家人同居,但每天陪作者玩儿完之后大家还是各回各家的。文雅点说他就是独居,通俗点的话那就是单身居住的可怜处男。片场里潇洒的背后,是强者的孤单!听起来怎么还是那么可怜......

这时孤单的强者大人正忙的停不下来。冲进家门连门都没时间回头关上,麻利的把地上滚成一团的衣物丢进洗衣机马上开水,厨房里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泡面包装等等也是乱的不行。叹了口气,晒冷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碘下脸去问住隔壁的路人abcd们还有没有空房。刚准备下楼带人出去住,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

完了!虽然下意识的偏偏身子想挡住鬼眼的视线,但仅仅凭借自己就想把身后一大片灾难现场挡住还是完全意义上的不可能的。不过有件勉强称为因祸得福的事情,就是终于见到了这面瘫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那种纠结得不行的脸,不觉得非常绮丽吗?

然而绮丽也并没有什么用。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站在那一动不动半分钟。寂静的半分钟过后鬼眼终于是忍不住了,说了一句“我来帮忙”就往里面走。晒冷一愣,依然呆在原地动也不动,在反应过来之前脑中只有一句话——这个面瘫仔主动说话了!......这人,没救了。

于是两个第一天认识的人就在半夜静静收拾一个乱七八糟的房子。这种莫名的奇妙感一直回荡在两人中间,直到很长时间后两人都累瘫在卧室后才消失殆尽。帮身边连睡觉都是一脸严肃的人随手盖了条被子,晒冷打了个深深的哈欠,脱了眼镜就也窝在本是单人床却遭到双人摧残的小床上。

晒冷一个人坐在床上,与远处中忙碌的妻子笑着谈论。饭香与阳光弥漫在空中,完美到无可挑剔的早晨。

这种幸福的生活,怎么想都应该让人满足吧。这么想着,胸口却莫名其妙的有着酸痛的感触。不自然的笑着,努力揉搓以去缓解胸口那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美好却开始慢慢崩塌。

“——!”

果然是做梦啊。看着眼前熟悉到不行的天花板,晒冷叹了口气。明明自己是个空有一张帅脸但是并没有女朋友恋爱经验完全为零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让人发自内心感到悲哀的梦啊。

揉了揉眼睛,完全不遮光的窗帘此刻还是朦朦胧胧告诉了他现在还可以睡个回笼觉......说是这样说,胸口依然坚定的闷痛实在是让个再想睡的人都无法忽视。

接下来眼睛看到的场景真是让某个胸口痛的男子痛的停不下来。

为什么一个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各种各种都是严肃标准的人,睡相会差到这样?四肢摆放的地方就不说了,单说说脑袋就已经能让晒冷目瞪口呆。紧紧贴在胸口,配合抱着不放的双手,让他用手想都能明白为什么向来活蹦乱跳过活的自己会胸口痛。

而且晒冷发誓绝对没有自己的责任。从小到大自己就被评为“睡相完美”,一起睡过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给自己的睡姿一致好评。据评价,从睡着的那一刻开始,直到第二天醒来绝对挪都不挪一下,绝对是良心。

想归想,这个锅是不背了,但这并不能让自己身上睡的正香的某人改变什么。本着宾至如归的信念,再苦再累再困也只能数着手指等天亮。

闹钟响起那一瞬间,晒冷感觉自己整个人生的未来都明亮了。往旁边移动失败之后也是一点都没有放弃,试图用音波攻击把这个害的自己胸痛的罪魁祸首弄清醒。

把自己因为没睡够而带着扭曲的表情自认为的调整成和蔼的脸,晒冷觉得自己就像叫自家小孩起床上学的温柔父亲。想是这样想,被叫醒的那个人看到的可不是这样的。

被忽然响起的声音吵的半死,鬼眼迷迷糊糊的擦了擦嘴角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口水,不爽的睁开眼睛。有点熟悉的布料颜色和身下厚实的垫子让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慌忙滚到一边,不出所料肉垫子先生一脸深仇大恨的样子看着自己,与此同时还有一句阴森森的“你终于醒了”。

明明和昨晚谈笑风生的晒冷是同一个人,为什么气质差了这么多?满身鸡皮疙瘩,僵硬着点了点头。不明所以的晒冷还以为鬼眼是没睡好,顺手戴上了枕头旁的眼镜问到,“要不要再睡一会?”

在心中用三分钟时间回想了自己的一生,被这个温柔的嗓音再次震惊。抖了一下,颤抖着看向身旁恢复的队友关系的晒冷,不由自主的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感受到疼痛证实了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说了声“我去做早餐”就连忙往床下跑。

晒冷一脸不解的看向抖到手脚都不利索的某人,揉了揉自己终于彻底解放的胸口。抱着睡个回笼觉的念头躺倒床上,完全忘掉了自己早餐的制作者是客人这个问题。等到他想到的时候,已经是满屋香气。

看着不远处在锅碗瓢中忙个不停的鬼眼,目瞪口呆的晒冷不知道为什么把眼前的身影与昨晚梦中的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存在的妻子重叠在一起。

把自己脑中莫名其妙的念头甩到一边,连忙下床拿出两人份的餐具。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