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3

要不是因为高先生下达的命令,谁会一个人在这站天台吹风啊。略微不爽的鬼眼独自一人站在这艘游轮的天台,眺望护栏下波澜壮阔的大海。虽说这海水反射着光线一闪一闪的十分美丽,但是从上船就一直盯着看的话再美的景色也会看得干脆想要跳下去。

这次的航行要持续约五个小时。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郁闷地被时间流动的缓慢击溃了。再次望向大海,不知怎的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感,皱了皱眉,例行公事的翻看起手机上连接各个摄像头的监控。

每个摄像头都在尽责的运作着。谈笑风生的各国老板,肆意纠缠的男女们,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不过。微微挑眉,用一副严肃的表情仔细观察每一个监控窗口,以执行任务来消磨时间。眼角扫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只见那人一脸不自然的若无其事从驾驶室门口走出,神经唰地紧绷起来,放大窗口仔细观察后失望地发现这只不过是高先生邀请的众多大佬中的一个。泄愤般猛地关掉窗口,心中刚刚萌发的一点紧张和乐趣就这样被硬生生熄灭了。

保持紧盯监控的姿势,在刚刚的紧张后放空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开始胡思乱想。

据说今晚高先生邀请了非常多的各界之人,那赌界名人石一坚也必定会被邀请。既然如此,那那个小子会不会来呢......无奈地摇了摇头,鬼眼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但就算是像这样咒骂自己,也压抑不住脑中乱糟糟的各种想法。

不过,他和石一坚究竟是什么关系?忽然回想起了他和石一坚的女儿在屋中情深意切的上演什么英雄救美的戏份,不知怎的觉得有点难过。对自己此刻的心情感到惊异,鬼眼把手机放入口袋,继续看着汹涌的海水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袋中的手机隐隐约约响起了警报,原本放空掉的眼睛一瞬间回神。迅速直起身子,掏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几个字让他锁紧眉头:“人质被救,罗纳尔多失踪”。切换到监控界面,各个窗口都是乱成一片。心中无数遍愧于自己的松懈,正要往楼下追,其中的一个窗口让他停下了脚步。只见石一坚的女儿被那小子拉着跑向通向天台的楼梯,盯了一会,鬼眼才反应过来——石一坚的女儿就是刚刚消息所说的“人质”。

一边感慨高先生的胆大妄为,竟然敢把石一坚的女儿来个撕票,一边思考为何这小子会从下面的混战中逃出来。逃跑,逃跑,失踪,失踪......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鬼眼再次忏悔了今晚自己的各种失职行为,快步走向楼梯口。站在楼梯口旁的栏杆边,静静等待今晚的“猎物”登场。一阵大力踩踏地板的奔跑声,那小子率先出现在视线范围。紧随其后的人质一副被意想不到的事态所惊吓的样子,转头就跑。

虽然知道多多少少是因为他的指示,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嘲笑起来。这就是女朋友?一到危及生命的时候就自私的跑了,如果换成是我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如果是高先生的话。

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把自己早已看穿他伪装的事实说出。原以为能从那副平静的脸上揪出一丝惊慌,却失望的发现那小子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真是越来越有趣了。稍作停顿,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嘴,继续用言语挑战对方的心理防线。

“你哥是我杀的,你爸是我废的。”不紧不慢地说出,面前的人终于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那......要不要也陪你玩玩?”挺直身子,感受到有一股带着冷意的视线从身上扫过。强行忽视掉这种感觉,保持站姿盯着对方缓缓摘下眼镜的动作。“其实我这人没什么原则,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动我家人。”

惊讶于他到这时候依然有说话的勇气,歪了歪头。没有给任何缓冲的时间,那人扑了过来,天台瞬间成为战场。绷紧皮肤,用尽全力,就这样扭打在一起。轻松的将对面逼进角落,毫不留情地全力攻击。垂死挣扎的对方勉强逃脱攻击后,也开始了猛烈反击。一时间,竟是打的难分胜负。

不小心被在地上用脚踹个不停的某人踢中了下巴,强烈的痛感令他不由自主的仰头。重心偏移,他只能姿势不雅的倒在地上。战局仿佛一下子逆转了,身上的青年发出的攻势让鬼眼有了一种无法招架的感觉,几个滚动后才站了起来重新面对。面无表情的摆好姿势,用尽全力再次发出攻击,却被轻易看穿了弱点的他拦腰抱起,两人一起滚落到楼下的走廊上。

在经历了下巴被攻击和刚刚的高空坠地后,鬼眼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全力以赴的状态。反观青年,明明也同样受到了各种重击,却是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暗骂不妙,调动剩余的力量,迎接新一轮的攻势。心中惊恐青年爆发的同时,依旧回想着上次不堪一击的他来抚慰自己。但非常明显的是事实违背了理想,现在墙角上剩下的,只有奄奄一息的自己了。

不服气......不对。

是难以置信。

困难的支起身体,挪动嘴唇提出自己的疑问。“为什么”

至于对方说了什么,接近死机的脑子已经无法解析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