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6

逃跑,逃跑,逃跑。身后紧追不舍的人面容扭曲,四肢也怪异地舒展着。

什么时候才能逃脱?不知道。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停下脚步就会死。

终于相离开的一段距离让人感到有些安心。放松下来的四肢却在看清前方后紧张的几近抽搐......前面是死路。

放弃了希望一般蜷缩在墙边,紧闭双眼就这样等待着死亡——



几乎是惊醒的,鬼眼大汗淋漓地想要坐起来,被铁链不留情面地弄躺倒于床上。还未从刚才的噩梦中完全走出,剧烈起伏的胸脯真是显而易见地显示他一样动荡的情绪。

微微闭上眼睛,想要平复一下心情,身后忽然传来手的触感。自暴自弃地一动不动等待那些带着嘲讽的语句,却意外的没有听到,身后也只有被摩挲背脊的直观触感。鬼眼一愣,想着也许是他以为自己尚未醒来吧。

装作睡着的样子,身体却不由自主往那个散发奇怪温暖的热源身边挪动。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懊悔地想要挪回去却害怕被发现自己早已清醒的事实。

此时的他真是僵硬的要死,不自然的躺姿在别人看来大概就像挂在窗边的鸭子吧,脑中已经乱到胡思乱想的鬼眼如此想到。“简直就像冬天里的一条快冷死的狗。”

“......”所有的动作与思考都停了,忽然间冒出的莫名不爽让他想要弄死身后这个装作温柔的男子,也想要弄死这个有些不舍身后掌心的温暖的自己。

“既然醒了就不要装睡嘛,陪我聊天也好,不然真是浪费了我来这里的人生啊。”皱眉任凭身后男人的调笑,并不理睬地想要接着睡去,封闭空间中骤然响起格外清晰的啪啪两声让他整个人都呆了。

该死!屁股上火辣辣的感受简直就是最大的嘲讽。终究还是忍不下去了,心中把晒冷诅咒了千万遍,满脸不情愿地慢慢回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你这什么表情,我怎么你了吗?”面不改色地收回了手,晒冷挑了挑眉。被气多了就习惯了,这样勉强地安慰下自己,忽视掉旁边不停挑战自己忍耐底线与自己抽动的嘴角。这种自我催眠的方式也算是有效吧,旁边找茬的某人在没人理会的情况下总算是消停了。空中弥漫的寂静让他感到十分舒爽,睡意也是再次袭来。

总觉得听到耳边传来“你不觉得太无聊了吗”等等低语,但很明显的,这次是睡梦来的比较快。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