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1

还是第一次见到高先生露出这样严肃的表情。
鬼眼一边回想着刚刚所见的那张脸,一边带领手下走向叛逃的阿龙可能经过的道路。眼前一闪,却是突然出现了面无表情的阿龙。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想要把他就地解决掉,在下手之前忽然醒悟——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个长相酷似阿龙的青年罢了。
在心中暗骂自己的神游,刚想抬腿走人,眼前忽然冒出一个混混模样的黄毛。那货见他盯着还不高兴了,一脚踩在凳子上就开始嚷嚷什么“没见过兄弟啊”的。想也不想,就这么一拳招呼过去,那张原本嚣张的脸马上就变得惨兮兮起来,像个猪头一样连人飞了出去。
瞬间,普通的挑衅变成了单方面吊打。几个潇洒流畅的攻击一个不差的落在某个飞个不停的人肉沙包身上,那视觉冲击何止一个爽字可言。一个失手,只见沙包自行往一旁快速移动了一段。刚想惊叹这人身受重伤还能如此敏捷,就见到沙包后面多了个人拎着。是刚才那个青年。青年陪着笑道歉了半天,视线来来回回的扫着他装有枪支的后右口袋。
目送半死不活的黄毛被搀扶着离开,鬼眼歪了歪头,再次望向那个青年。那张极其近似于阿龙的脸和敏捷都令人沉思。在经过几秒的思考后,鬼眼还是决定不去管这个撞脸的世界了。毕竟现在的任务,是抓住阿龙。
回去之后果然是一顿骂。在高先生手下第一次遭到这样对待,鬼眼不禁悄悄的抖了抖,接着装作虚心接受错误的听着铺天盖地的责骂。约五六分钟过了,才终于有了停止的迹象,叹了一口气,等到高先生停下来,便微微鞠了个躬抬腿就跑。
这次的这个卧底意外的有点难应付,逃跑比谁都快,抓到之后重要线索的假眼还不翼而飞,简直是卧底界的楷模。站在高先生不远处的门口,鬼眼继续面无表情的扫视四周,警惕着可能伤害到高先生的敌人。但卧底这种东西,也不是天天都有的,紧绷了几个小时的神经到最后还是稍微的放松了一些。
并了并脚让自己看起来依旧专心致志,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刚刚出去遇到的青年——暗暗回想着他的脸,和阿龙的相似度何止一点半点。思绪想着想着又不知飘到哪了,接着又慢慢回想起了之前那个老头被打了逼供水之后的胡言乱语。静静的思考着他身上还有没有能压榨的情报,忽然想起了老头说过阿龙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连忙稳住。
不知在脑中过了多少次“白痴”这个词,其间夹杂着那个青年。......不,应该是说阿龙的弟弟。不知为什么,得到这条信息之后心情格外心情格外的愉悦。正要转身去把这条线索告诉高先生,余光却看到高先生疲惫的脸。鬼眼一愣,不由自主的将抬起的脚轻轻放下,站了回去。
不过这条信息也没有想象中的重要,毕竟其中唯一的重要人物已经死了,也没有了动其他人的必要。再次调整站姿,他继续观察着四处的风吹草动。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