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2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是把石一坚房门的防卫系统破解掉了。活动了一下手腕,鬼眼往后面的手下们打了个手势,开始入侵。

寂静的房子让人觉得并没有想象中的有他主人的神秘莫测,鬼眼想着。此刻却响起一声嚎叫破坏了他的思考,只见一个手下缓慢的躺倒在地,躺起了尸。就仿佛是在转眼之间,原本只是装饰品的各类物品就都成了武器,开始疯狂射击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一瞬间屋子就像炸了一样,也不知自己打的谁,总之就是一轮扫射。

有人忽然开始开始往二楼疯狂开枪。二楼的两个人影逃的飞快,后面还跟着一个...熊?他不禁抽了抽眼角,却差点被书架发出的暗箭所伤,连忙躲到书架的攻击范围之外。等了不知多久,周围的攻击终于是停了,才慢慢的走到房子中央。

正准备继续执行任务,却感到头上有异样,连忙抬头摆出防御姿势。不出所料的是受到了攻击,意料之外的是攻击他的竟是上次所见的那个青年——阿龙之弟。轻松的一甩,刚刚还满脸深仇大恨的青年就如同飞行失败的雏鸟一般摔的出去。往前走了几步,扳过青年的脸,满意的听到了他的一声带着惊恐的叫声。

越是如此,就越想去激怒他、羞辱他,欣赏他的垂死挣扎。如此想着,鬼眼手上略微用力,逼迫他看向自己。随口问候了一下他的兄长与父亲,身下的人果然就暴躁起来了,但这也并不能影响此刻的乐趣。还在愉悦的他隐约听到头顶有些许动静,背后一凉,忽然想起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暗骂一声不好,慌忙掏出枪支想干掉这个来自空中的威胁,却被地上的人姿势不雅的放倒在地。

没想到这人也不是想象中的绣花枕头,但充其量也就是个棉花枕头罢了。如此想着,回头就是几下,稍微纠缠了一会又把青年打飞出去。撇了撇嘴,拿起枪准备把头顶上的活靶子干掉,牢牢镶在防弹衣上的一发子弹提醒了他目前的情况——屋子里总共有三个人。

顺势趴在地上,此刻终于略显紧张的局面提醒了他今天此行的目的。再耗下去不仅会任务失败,还会降低高先生的信任度。想到这里便一阵后怕,于是在地上专心等候时机。等到脚步声接近自己身边,起身就是一枪,满意的看着对方的肩膀迸发出血雾。

拍拍衣服,正准备进行此行的最终目的,身子一僵,感受到有什么金属制薄片刺入自己的背部皮肤。糟糕,石一坚回来了!绷紧神经,装出一副对身体的疼痛不屑一顾的样子交谈,以掩饰自己对这位传说中的“魔术手”的排斥与厌恶。眼角的余光却扫到躺在角落奄奄一息的晒冷身上,让鬼眼不禁有些愣神——对他的感觉好像并没有这两种中的任意一个?更多的似乎是好奇与藐视,就如同初次观察小昆虫的幼童一般。

哪怕是略微分神在这种紧要关头还真是致命的弱点。刚回过神就见到石一坚养的狗狂奔而来,转眼间一门巨炮就这样矗立在了眼前。

恢宏的水柱中,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是因为与高先生为敌的,只有石一坚吧。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