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4

感受不到光的存在。

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手脚处发出的铁链声告诉了鬼眼现在的情况。

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脑中充斥着“逃跑”,但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一声关门造成的巨响,耳边的热度随着似笑非笑的人声袭来。“真不愧是高先生的忠诚手下,那么快就恢复意识了。”行动能力被限制让他首次感受到了何为惊恐,企图以晃动头部来躲避,但这并没有任何用处,只能让那人更加嚣张地在耳边低语。

“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帮你疗伤可是费了我好久时间呢”听上去温柔的声音和他现在的行动完全不搭,饱含恶意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来到尚未完全痊愈的伤痕上,重重一掐。虽然压抑住喉中的痛呼,身躯还是不给面子的颤抖起来。“不过是稍微的碰了碰伤口就痛苦成这样,还真是没毅力啊。”感受到身上瞬间转化成情人间的爱抚一般的触摸,不知为何就冒了一身的鸡皮。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艰难地挪动嘴唇,被自己嘶哑的嗓音震惊。在身上肆意妄为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地接着动起来。“你觉得你这条贱命抵得过我哥和我爸吗”不由自主的缩了缩,就算只看见黑暗的他现在也能感受到身上那人充满狠意的眼神,“那么我能尽全力偿还的,就是让你看不到光明与未来。你的生活,只剩下晒冷我。”

眯起被蒙住的眼睛,正要让沉浸在疼痛中的大脑运转思考,肚子上却忽然遭受猛击。已经没有余力去压抑什么了,嘶哑的嗓子只能发出一声声微弱的喘息。“感受到了吗?绝,望。”脑子被疼痛挤压的麻木,嘴角也因为无力而流下口水。“看你这惨样,被打傻了吗?”够了,已经够了。想让他闭嘴,鬼眼迷迷糊糊的想着,全力挥动手臂,但也只是引发了铁链的细微摇晃而已。

“你是小强吗?都快残废了还能动起来。”声音不知为何越来越远,大概是因为自己要昏过去了吧。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了。正预备再次昏睡,只听见门口一声巨响。踹门进来的吗,这人。动也不动一下,头顶上传来小声嘀咕。“这么快就被玩死了?没这么脆弱吧,难道说刚才就是所谓回光返照?”伤口被再次搓揉,虽然痛但是上面隐约传来药物刺激产生的温暖。

这人真是奇怪,为了报复付出的还真多。

彻底昏睡过去前,脑内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