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8

浑身乏力,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发烧的症状。微微调整姿势想要接着睡去,意料之中的没能如愿。

“还睡?死人一样”

吵死了。

平静的躺着,一副马上就可以睡过去的样子,理都不理旁边发牢骚的某人。这个举动明显惹怒了满肚子闷气的晒冷,感受到上方的低气压,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莫名的暗爽。

估摸着是过了几分钟,才微微睁开眼睛察看四周。眼前突然的出现一张放大的脸,吓得鬼眼一时忘了呼吸的正确顺序。差点被自己错乱掉的呼吸呛到,努力调整出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表情闭上双眼,装成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果不其然,听到了旁边的嗤笑。“发烧了还这么会装,果然高先生身边的人都是非同一般啊。”

想要去反驳什么,话在嘴边顿了顿,却没想到能够说什么。只有这时候才会想到感谢自己是个病号,两眼一闭接着开始属于自己的合法休息。


感觉不到确切的时间流逝,被热量灼伤到一团糟的大脑也许已经放弃了统计分秒吧。所有的感知能力都在极速下降,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

就算如此,也没有到能够忽视掉在肩膀上摇个不停的手的地步。

想着自己尚是个病号,抱着被丢出去更好的决心动也不动一下,坚决不屈服于这个烦的要死的人肉闹钟,关不掉的那种。独自一人沉浸在被丢出去的美好幻想中,丝毫没有察觉晒冷早已停下手里的动作。

恍惚中总觉得隐约听到男人的低声询问,还在犹豫要不要暴露自己尚未入睡的事实,忽然感到腰间一紧。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非常识相的装作安稳入睡的样子,对这个行动无常的人真是不敢轻举妄动。

在怀里一动不动,鬼眼不知为何想起了母亲安慰小孩的画面。只不过这个母亲,将孩子所拥有的一切,夺走了大半。

还处在胡思乱想中傻愣愣的状态,唇边传来的湿濡触感让脑子一下就停止了运作。全身的热都汇聚起来了一般顺着脊背上涌,糊涂掉的脑袋竟然还在想着如果自己的发烧好了还真是托这个人的福。

“毁掉了我的一切,还想索要我作为战利品吗?”

耳边不知所云的询问。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回答。难得的寂静,不知为何感到在腰间的手再也不会放开。这样的话还真是煎熬啊,如此想着。

似乎是明白了自己在做什么,晒冷终于把手松开。被勒的有点生疼,想借左右扭动来缓解本就因发烧而严重的燥热。还没彻底缓解掉,就被再次制住,这次是肩膀。

顺着锁骨蜿蜒而上的吻痕,暧昧的气氛连鬼眼这个白斩鸡都能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是什么事情。

话语因为舔弄耳垂而含糊不清。“还真是被你一锅端掉了啊,现在的我和被你搞成那样的父亲有什么区别?都只不过是疯子而已。”

对啊,疯子。微微睁眼,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去应对这个疯子的行径。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