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赌约」一起来欺负佣兵吧(笑

“诶——,为什么又是我?!”

把手中像是被加了什么buff一样死活和自己作对的牌啪的一声扔到桌上,佣兵管也不管旁边得意扬扬晃着脑袋的盗贼和明显被贼一路包庇过去的歌姬,抱着脑袋就大喊大叫起来。

“虽然打牌这方面你赢不了我是肯定的”盗贼一脸阴险的摆摆手,“但连输三次的事实放在这了,三个赌约哟三个赌约~”

“嗯.....感觉会非常有趣!”

刚把求助的目光投给歌姬,就差点没被满眼闪亮亮的歌姬所说的话噎死。

......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呢,如此想着。佣兵就在那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直挺挺的等着两个正在想着如何把三个赌约效率最大化的少女下达审判。

“嘿歌姬,你有没有换洗的衣服?”思考了好一会,盗贼忽然一脸顿悟的样子不停敲着歌姬的头。歌姬一边被迫承受不知为何遭到的暴力一边努力的点头。

听到这里的佣兵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嚣张的翘起了腿“洗衣服是吗?交给我就是了。”不愧是常伴的战友,简单的赌约还真是令人感动,亏自己紧张了好久——

“不啊,什么时候让你洗衣服了”明明一脸严肃却始终掩盖不了盗贼嘴角的腹黑笑容,“我的意思是,佣兵你偶尔也可以稍微玩一下换装play,而已嘛”

“恩,那就好......诶你说什么?!”


“咦——佣兵你换个衣服怎么这么久啊——”

对着门敲个不停,在门外的盗贼歌姬总是莫名的觉得房间里有着隐约的布料撕裂音。门边的两人尚还在毫无防备的状态,忽然被突如其来的暴力开门方式冲击到不远处的地上姿势不雅的东倒西歪。

“催什么催,这可是裙子诶裙子!何况我身材和歌姬又完全不一样!”从门里爆出的一大团人影反光出鲜嫩....恩对,就是鲜嫩的粉红色。

寂静。

与其说,心中所受到感受的是滑稽,不如说直面冲击过来更多的是惊艳?

由于歌姬挑选的衣服对于她自己来说稍微的有些偏大了,所以到了佣兵身上也就是到达了紧身的程度。平时被一丝不苟绑成麻花形状的长发此时散落下来,柔顺的在肩旁流下,经过无数磨砺而坚实的肌肤却令人意外的没有太多暴晒的痕迹,透着健康的光泽,被衣服粉色的色调所衬托出的莹润感。

被盯到一脸莫名其妙外加不好意思的佣兵再也受不了了,啪的一声蹲到地上。“喂,看够了我就要脱掉了——”

蓬松的后裙摆,娇羞的表情,妖艳的纹身。一切的一切都是无线接近于完美的可爱少女形象。

当然,美中不足是有的,而且,是非常的,明显。

忍无可忍的盗贼慢慢走近在地上被忽然出现的强大气场吓得瑟瑟发抖的佣兵。“......站起来。”

“?”刚站起来,在粉色中黑的亮眼的男式长裤直接被蛮力脱下。被吓的一愣一愣的佣兵,刚回过神来所见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裤子被魔法攻击轰飞。

“歌姬你是个女孩子诶裙子就不要买这么短的吧!”慌乱稳住被风吹的上下乱飘的裙摆不满的大喊大叫,牢骚都还没发完就被不知何时打开了图像记录装置的盗贼兴致勃勃的打断。

“那么那么,我们来开始解决第二个赌约!”

听到赌约两个字下意识的抖了抖的佣兵和拍掌微笑的歌姬。十分满意身边安静又不失喝彩的场景,盗贼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操作着手中的装置。

“ok~第二个赌约就这样结了吧”一脸心满意足的关闭装置,盗贼嘴角不可忽视的神秘微笑让佣兵整个人都慌了。

“愿赌服输不要怂嘛,不过就是把刚才的图片发给了富豪而已”好像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困扰的样子,不对好像是造成了巨大的困扰的样子。

——感觉真的,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还在糊里糊涂的想着各种云云,拐角闪过的人影停下脚步,所说出的话给了佣兵最后一击。

“佣兵你是个男孩子诶裙子也要穿这么短的吗?”不知为何熟悉的句式。

富豪发出了暴击!佣兵 被 击倒了!

笑眯眯的看着在地上情绪低落不停念叨着什么的佣兵,蹲下来摸了把那珂毛茸茸的棕色脑袋。“这裙子挺适合你的,真的。”

“......”自己怎么觉得喉咙里有一口闷血出不来呢。

这边微笑的大灰狼富豪和耷拉着耳朵的忠犬佣兵还在地上各怀心事,那边不知为何就遭到冷漠的盗贼歌姬就不高兴了。

“喂喂喂喂,别在那秀恩爱,真是晒死我了”一脸嫌弃的挠挠头,“不如我们再来想想最后一个赌约?比如再来哪位可爱小姐的衣服,你想要谁的我都可以给你带哟——”

“滚!”“好啊”“......”

异口同声之后的沉默。

富豪率先打破安静,转身就走。

“我还有事,进行第三次赌约的时候叫我”

......还真是能预料到拔腿就追的佣兵追上之后,所爆发的大战呢。


——end


评论

热度(41)

  1. Lancelotiosyellow废料喷洒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搞基性百万亚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