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好好玩!!我上瘾了!!!再滚个一次键盘的

吻技

大晚上的这么呲鸡 我开始慌了

———————正文———————


     还以为一时的言语不和导致的会是好几小时的冷战,结果得来的是佣兵被拎起来按在墙上直接就赌住了双唇。

    “嗯唔......”带有占有欲的强烈进攻。舌头被挑逗性的纠缠,味蕾再也无法感知到味觉一般颤抖着永远记下富豪的霸道侵占。

    在敏感的口腔粘膜一扫而过。被完全占有的感觉是何时演变成为快感的这种问题,晕眩的脑内早已无法分辨了。


    良久,才大慈大悲的放过被吻到脸上的红潮一路蔓延到眼角的佣兵。分离开的两人,唇边淫靡的银丝却缠绵着没有断去。“怎样?我的吻技。”似笑非笑的表情。

    低着头不知是在思考什么的佣兵。

    等了好一会也没有得到回答。大概是自己太过粗暴了?如此想着,犹豫要不要解释一下。准备以摸头来结束这次冷战,刚抬起的手被猛然抬头的佣兵一把抓住,倒在墙上。站位瞬间颠倒。

    “还不错,”脸上遮掩不住的羞耻表情,眼神却没有逃避的认真望向眼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富豪。“......那么,现在该你来评价我的了,吻技的话。”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