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骗局」*10 强行赶在元旦结束前更新了 我帅吗(^-^) (呸

    双眼被和房内相比显得刺眼无比的灯光烧灼着,到达了不由自主溢出生理性泪水的程度。难得的恢复了些许行走的自由,然而长时间的监禁让鬼眼只能故作平淡的跟着前面人的脚步缓慢前行,时不时闭上的双眼为了掩盖自己眼角带泪的尴尬神情让鬼眼觉得自己有股说不出的不自然感。
     出房门后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非常熟悉的家具布局,明显这段时间自己待的地方就是晒冷自家房间。歪了歪头,想着这小子也是十分大胆,也不怕有别人的突然来访就能让他身败名裂。......虽然下场更为凄惨的很显然的会是自己。
     用眼角余光瞟了瞟四周,客厅一切的布局和自己上次闯入时并无区别,除了某一间看上去是主卧的房间把手上积攒的薄尘和相对干净的其余方向所对比而显得十分显眼。把视线转了个方向装作没有察觉的样子,一言不发的看着晒冷缓慢扭开门把的动作。
     大门砰的一声被再次关闭。并不知道一直在前方步伐稍快的晒冷今天抽的是什么风,却也没有想要去问的念头。换句话说,是没有去面对接下来任何的未知事件的勇气。

     人与人之间偏大的间距中,被月光与灯光交缠着而显得浑浊不已的光线所充斥着。
     身上并没有携带任何可以用于判断时间的工具,诸如些什么手表手机皆是不知被晒冷收缴到哪里去了。扫视四周,记忆中应该是热闹不已的居民区此刻却是几近漆黑一片,偶尔一两户亮灯的人家里面穿梭着的也只是看上去疲惫不堪的人在对白天未完成的琐事焦头烂额,看上去无趣,但总算是对现在的时间多了一分判断。
     不明目标的顺着道路向前。直到脚掌底部开始传递出痛感,前面一直无言行走的人也始终没有要停下的想法。实在不明白晒冷心中所想,思索着自己要不要开口询问一下此行的目的,前面却是突然的停下脚步,以至于鬼眼差点被整个人绊倒在地。
     踉跄一步,内心感慨自己真是和晒冷毫无任何默契可言,丝毫没有发现和他之间好像有默契才是更可怕的一件事。抬头,前方原本被晒冷的背影所遮挡的方向变得开阔起来,露出通往居民区以外的宽广道路。
     愣。
     看着陌生的方向彻底懵掉,一时间鬼眼竟然猜想不到晒冷下一步准备要做什么。脑内闪过一条条他可能进行的选项,最后定格在一条看起来颇有说服力的思路之上。
     ——莫非他终于到了玩腻的时候,想起了人民警察?
     越想越肯定自己的想法,想着决不能坐以待毙的轻轻摆动手脚以判断自身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还没判断出个理所当然,肩上却突然传来重量,随后因长时间未正常进食以及久未锻炼过的身体便被晒冷轻而易举的牵制住接着向前行走。 “陪我逛逛。”
     “......嘶。”被和脑中所想的完全不符的发言惊吓,再次回过神后撇了撇嘴想着自己竟然还未习惯这人时不时的奇怪话语。想要去观察晒冷的真实想法,却看不清灯光反射下眼底所包含的神色。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