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富佣 歌姬与盗贼的作战计划篇

不到半夜不想写...大概这就是病吧←
画风转变。说白了就是不会写玻璃渣了.....咋整?急,在线等。
文笔幼稚语言不畅剧情流水脑子有病 说的就是我

————————————正文————————————

    佣兵觉得自己最近变得很奇怪。

    比如有时见到富豪会忽然满脸通红的而不得不别过脸去,听到富豪的嗓音脑中忽然乱哄哄的传来一股烧灼感,甚至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些许身体接触都会让佣兵整个人一脸满足。到了最后,已经发展到在深夜的自发电运动中脑内的奶子都全部变成了富豪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于是在又一次战斗失误后,毫无干劲的佣兵终于被忍无可忍的斯卡哈拎出去狠狠调教的变成跪在地上的姿势一脸生无可恋。带着晚饭都吃不下去的气势被同样忍无可忍的歌姬以及盗贼用抬的方式运到房间,开始以增强友谊缓解心结的理由开始正当理由的八卦行为。看似温柔实为拷问的行为。

    于是佣兵就这样毫无骨气的全盘招了。

    “——总而言之的,大概这就是单恋中的情形吧?你对于富豪的。”感觉两人已经完全被意想不到的爆炸性八卦冲击到贤者模式,歌姬与盗贼除了嘴角奇怪的微笑之外意外的是保持着一脸平静。除此之外大概就是听到晚上的自发电中曾经拥有大奶而微笑着实施了顿暴打的歌姬。

    不知道到底是想着女士需要优待还是佣兵自古以来缺少人权,佣兵依旧是生无可恋的看着墙。“所以我应该干什么吗从今天起?”

    “比如说从料理方面下手?什么的。”歪着头,歌姬好像提出了个非常具有可行性的建议。盗贼在一边点着头把头上的三撮毛甩的天花乱坠。“反正应该没有人不喜欢料理技能满的伴侣吧?”

    ......。能把厨房炸多好几平方米的佣兵一言不发。

    “就算说不会做菜的话也能从别的地方弥补,比如说服装,言行?......”话题已经偏了。完全彻底的女子力大作战了。非常茫然。

    “欸——!我前几天正好知道了一种方法,听说这个玄学会把用料理攻略的成功率提升一大半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佣兵还是莫名的感觉惊慌失措起来,不过还是用认可的神情点了个头接受挑战。感觉就像是毫无办法的非洲居民用玄学妄想偷渡时的神色。

    富豪隔着好多好多好多面墙终究忍不住还是打了个喷嚏。狠狠擦了把鼻子,”我怎么忽然慌了。”

————————————————————————

    第二天大早。

    富豪刚收拾好仪容打开房门,门口两个行踪鬼祟的少女就被门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拍到墙角。毫无怨言,两人怀着敬业精神的看向一脸懵逼的富豪。

    “富豪你快去吃早饭吧快去快去快去”by两个脸像门一样平的怪人。

    把今天是生日愚人节儿童节光棍节清明节的可能挨个排除,也实在想不到今天到底会发生什么。皱着眉走近了厨房,意外的是只看到兔子妖精表情毫无波澜的站在厨房门口。

    大概是看穿了富豪完全写在脸上的卧槽今天吃什么卧槽今天是不是没得吃的表情,乌莎哈面无表情的开口。“佣兵大人说,今天四位亚瑟大人的早餐由他负责。”

    ......脑中出现了一个厨房引发了世界毁灭的场景。自带特效音效的那种。

    砰的一声把门毫不犹豫的踹开,富豪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拯救一下世界。但里面的场景好像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致。

    及腿长发。料理工具。裸体围裙。

    感觉到视线的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佣兵僵硬回头,看到是富豪之后整个人呆住了。过了一小会才像是在回忆什么一样,看着富豪......后面的门。

    鼓起勇气。“请问你是要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

    “......”
   
    当然没有然后了。.....好像还是有的。

    然后两人淦了个爽。当然我是指乌莎哈在守门。啊不对你听我解释。

    听说歌姬和盗贼为了未知原因狂欢了一天后被送去治疗,脸上带着迷幻微笑坚称自己只是在吃粮。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