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想了很久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到底是如何构思的后续。……干脆写短小好了。
介意吃点夜宵吗,清汤寡水稀不啦几的那种?

————————————————

    晒冷终究还是选择了屈服于饥饿。

    从外传来的食物香气把几小时前吃掉的晚餐忘的一干二净,平躺在床上把眼皮子闭闭睁睁好几个来回也是做不到什么倒头无视,忍无可忍的把被子一掌挥开挣扎着起身下床。

    一推开房门更是被空气中满当当的香味灌了满鼻腔,暗叹口气抬脚默不作声的往着源头径直走去。不出所料果然是那小子在厨房里搞事,得亏了抽油烟机的轰鸣加上脚步的刻意放缓,直到倚上厨房门为止都没有让人觉察到有些什么异常。

    老实说,还是第一次看到鬼眼下厨。难得大好时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观察机会,双手环胸视线跟着他手上动作来回移动。翻炒菜肴的动作比自己所想象的程度要好了太多,甚至已经到了可以称作为熟练的地步,一阵行云流水看起来倒也赏心悦目。

     ——喔,还颇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嘛。

    被自己脑海里突如其来的奇怪想法惊的一愣,连忙摇摇头试图把这傻不拉几的念头彻底甩掉。视线飘忽着思量不好究竟该放在哪里,半晌后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停顿在他脸上,仔细思考一下这举动的释义到最后竟得出了自己在欣赏他那副好皮相的结论。

    不行不行……。拧着眉头在心里暗暗把自个儿教训了一顿,无奈只好把目光再次转移回那边手上。盯着已经开始收尾工作的手掌估摸着也快到了完成烹饪的时间,索性往前几步把手臂重重揽上肩膀一拍。

    “夜宵,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