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废料喷洒机

特别咸

“爹,我也想成为兔子那样的人”“哦”

意义不明的声优梗加意义不明的兔子梗

今天难得欧了一发 记录一下

没药吃啊.......好痛苦啊.................

埋怨一下


光棍节 po立志写自己推的cp每对一篇(段) 瑞加贺篇

“提督,今天光棍节哦?”“恩。”——递婚戒

“不不不,提督你看,今天光棍节哦?”“......恩”——看了眼太太,递甲板

“喂——提督!你懂我的意思吗?今天光棍节哦?!”“不懂。”

“你这个非洲咸鱼倒是快给我去建造啊无论是3366还是4257总而言之都快把加贺桑带回镇守府啊?!百无加贺协会怎么会有你这种又非又懒的败类啊!!!”“......。恩,哦”——递资源统计表和秋活通知书

——

非洲咸鱼,猝,享年百级整

——

顺便一提po才60级,加贺老师也是有的......以上是把当年卡飞龙所代入的畅想,恩。


还有这是小姨子视角。 ——谁不知道啊?!


「泳衣」熬夜产物 请见谅 北阿武的玻璃渣

“定做的泳装我都标记好名字了,明天起床后大家自己去更衣室拿。每套都不一样的,不要拿错了哟大家!”

混在吵闹个不停的人群中随口应和,再和大家一起送别提督的离开,今天的镇守府也终于到了睡觉时间。

在周围的哈欠声中急切寻找北上的身影,但最终所见到的也只剩下北上与大井向寝室远去的景象。

不过这样的场景,也完全是意料之中的嘛。

装成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脑中几乎满溢而出的烦闷感莫名诞生了一个念头。——要不要自己一人去更衣室看看?

握了握拳,想要把脑内奇怪且毫无意义的想法扔出去,脚却不听使唤一般,在渐渐空旷的大厅里自动寻找走向更衣室的道路。待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站立在更衣室的门口。

要过来干什么?不知道。能干什么?......这个问题好像是无解。

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思考了一会刚才下意识动作的意义,却什么都想不出来。闷闷的瞪着更衣室里好一会,实在是觉得自己无聊透顶,终于决定回去睡个不知道安不安稳的觉。

目光边走边不自觉的乱飘,在看到目标中的两个汉字之后停下的脚步。

“北,上。”

为什么会被这个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普通的名字所吸引?奇怪的自己还真是无法理解。勉强用难看的笑容掩饰脸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悲伤表情,刘海就算垂落在眼旁也不想去理会,用小步走向柜子上那个贴有名字的收纳袋。

小心翼翼的打开,白色布料从袋中露出一角。一点一点的缓慢拉扯,裁剪得体的泳装渐渐从袋子中露出。

此时还真是不得不赞同提督的审美。简约的线条感,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光是抚摸布料就能在脑中模拟出北上穿上这套泳衣的身姿,以及......以及在一旁嬉笑陪伴的大井。

“还真是毫无立场的自己啊。”低着头,想要彻底自暴自弃掉。

如果自己能够让北上染上自己的气息的话,北上就会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吗。完全到达了奢求的地步,这个妄想。

但是也许,能让自己成为她的所有物?

举着看了好一会,终于是下定决心穿上。因布料的贴身性而显得有些窄小的领口于双马尾上滑过,静电引起的发型变化在想到这件衣服的所属者后反而有些奇妙的兴奋感。

因为身材差异而显得有些略微宽松的泳衣。装作自己是北上的样子,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中喃喃自语。

“驱逐舰?啊啊,烦死了。”

“嘛,请多关照。”

“和大井亲,是亲友哦。......是亲友,哦。”

恩,亲友的话,就只是朋友了哦。像是确认一般,一遍遍的重复这句话,即使心的深处完完全全的明白自欺欺人没有任何作用也不想去管。

一人二角的角色扮演,就算没有观众也想要进行下去。以完美的演出谢幕,内心的独自掌声掩盖不了心里碎裂到苦痛的事实。

不作声的脱下身上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属于自己的泳衣,恢复原样的放回原处。忽然对自己的泳装也产生了兴趣,准确来说,是对自己的泳装是否与北上的相配产生了兴趣。

往里再走了一小段。刚想仔细寻找属于自己的收纳袋,身后的灯忽然亮起。被吓得后退好几步,被尖叫声充满的更衣室莫名的带上了恐怖到不行的气氛。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慌乱抹去眼角冒个不停的眼泪。终于聚焦好而看清的身影,熟悉的黑发再次把眼泪吓出来。

被温暖的手揉乱掉的发型。

害怕刚才的一切被发现的心情,眼泪停不下来的看着地面。“睡不着出来走走还能遇上,真是好巧啊阿武隈酱。”

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因为胡思乱想而彻底坏掉的思考系统。

“......因为大井?”

“哈?大井亲的话已经睡着了哦。”

才意识到自己的自言自语泄露出来,慌忙编造出自己同样是因为散心才出来的谎言。没有了对照自己泳装的心情,跌跌撞撞的冲向自己的寝室。反正明天都能看到了,对吧?

如此安慰自己,让自己强行进入睡眠。

睡醒过后的今天,是大晴天。

挤在人群中,被周围驱逐和驱逐之外舰种的吵到脑袋发昏。

“知道吗poi!提督好省钱啊poi!!”

“除了尺码之外完全就是一样的嘛,这个粪提督哼。”

......嗯?

冲进更衣室,里面的大家都是举着人手一个的白色泳衣大嚷大叫。

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差点被这场面噎死,情不自禁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提督——”